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>

[娱乐圈]一切为了美梦成真_ 69.权至龙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3-13 18:59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云风清小说[娱乐圈]一切为了美梦成真 69.权至龙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姜晨曦抽烟的地方是按照兔子给的路线走的, 饭店后门的巷子, 巷口左右都有监控, 有人过来兔子可以直接提示,当然姜晨曦也暴露在摄像头下。这大概是姜晨曦和普通艺人最不一样的地方,比起没有监控的地方,对她来说有监控的地方更方便,只要是能联网的世界, 兔子基本就是无敌的。

    巷口是周围店家的垃圾堆,平常不会有人往这边走, 幸好外面的风呼呼的,没什么味道。姜晨曦叼着烟半靠在墙上,作曲。不浪费时间是海妖早就养成的习惯, 现在也可以被称之为本能, 如同她早就知道, 自己呼吸的每一个瞬间,都需要能量一样,浪费时间对她而言同自杀无异。

    姜晨曦作曲的方式比较特别, 一切都是虚拟操作, 别以为这个简单, 这需要控制乐器的人对乐器非常熟悉,对音乐的控制力达到一定能力,才能不混淆乐器之间的配合。不然脑海中想象的小提琴音和中提琴混在一起, 所有的功夫就白费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 只要兔子在, 姜晨曦随时都可以作曲,同时也能学习。这是她觉得话题和自己无关时,基本都屏蔽周围的原因,也是在金钟炫他们看来,姜晨曦老是在发呆原因。黑管演奏到一半,兔子跳出来说金钟炫和权至龙单独见面了。

    脑中的音乐瞬间消失,从高处俯拍的画面出现,一半被堆的高高的箱子挡住了,只能看到金钟炫的半边身体,权至龙则是完全看不见,姜晨曦看着这画面,感觉摄像的画质有点奇怪,疑惑兔子从哪拍的。

    答案很无聊,这家店本来在天台上就有监控,之前楼上还有待客的位置呢,现在楼上不开放了,但是监控是一体的,也没有特地关掉,权至龙和金钟炫没看见,是监控被箱子挡住了。

    从金钟炫手机里传来的对话刚开了个头,画面切成左右两边,姜胜允从走廊监控进了死角,应该躲在了哪里,而后又来了个金秦禹,也走进了死角。姜晨曦让兔子调出饭店的平面图,看到楼梯的时候猜到他们大概躲在那。

    权至龙说出所谓喜欢的时候,姜晨曦灭了烟往他们的方向走,她对金钟炫的态度很巧妙,让一个人喜欢自己不是太困难,但是让一个人不喜欢自己就太容易了,她保证金钟炫对她没有任何男女之间的想法。

    人类之间的感情很有趣,亲情、友情和爱情,亲情最基础,友情最长久,爱情最浓烈。男女之间的火花一个人是烧不起来的,就算金钟炫能烧起来,姜晨曦也能一盆水浇灭它。她从一开始对金钟炫的态度就是温吞的,裹着一团尖刺的柔软,是她表达给金钟炫的姜晨曦。

    在金钟炫面前的姜晨曦,喜好分明、绝对不会附和他的想法,性格坏、脾气不好,除了颜值高,姜晨曦作为一个女孩子,完全不可能被当成恋爱对象作为参考,除非对方脑子有坑,傲娇这个词萌点从来不是傲而是娇。姜晨曦对金钟炫一点都不娇。

    傲娇这个属性,远观由颜值决定萌不萌,影视剧算是有趣的人设,但是现实中,近距离相处绝对萌不起来,姜晨曦每天嫌弃他八百遍,从智商鄙视到颜值,金钟炫得多抖M,才会喜欢这种类型,每天想要暴打对方一顿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。

    别看两人见面就怼,但是他们相处方式一直被姜晨曦控制的很温吞,金钟炫能透过那团尖刺看到姜晨曦软绵绵的内心,才是他们能成为朋友,并且关系良好的主要原因,这种温吞会让友情过渡到亲情,却绝对不可能进阶到爱情,因为没火花。

    就算是欢喜冤家,也要是冤家才行,但是姜晨曦大部分是包容金钟炫的,这些包容从来不是暗地里做,而是放在明面上让金钟炫看到,我在对你好,但是对你好的原因,绝对和男女无关。

    最明显的就是,姜晨曦从来不会用对权至龙他们的态度对金钟炫,哪怕是冷脸也能让对方想要看看破冰之后的笑容有多美,自带勾搭的小气场,让人不自觉的能激起征服欲。

    她对金钟炫嫌弃就是嫌弃,讨厌就是讨厌,就算笑起来,也更多是‘你这个白痴’的讨人厌款。温柔笑着的时候,就变成‘蠢了那么久难得聪明一次’的亲友类型,她从不会去撩拨金钟炫,哪怕是肢体接触也是自然的,而不是假装自然。

    金钟炫不把姜晨曦当女人?他把姜晨曦当女人才奇怪,没事在他面前生吞活章鱼什么的,他就没见过姜晨曦女性化的时候。有一次他差点被路边的车擦到,直接被姜晨曦一把拉开,手肘都撞紫了,这妹子跟没事人一样,铁血真汉子都没这么给力的。

    当然这不是说姜晨曦很男性化或者是粗鲁豪爽的类型,她不说脏话,也不会说什么男生喜欢的运动之类的话题,金钟炫想要找她一起玩游戏都被说无聊,她不属于所谓能和男孩子打成一片的姑娘。

    属于金钟炫的姜晨曦,独立的有的时候会让人觉得太冷漠,女生的细心她有,男生现在已经很少见的大气她也有,唯独没有传统审美里,娇俏的,会撒娇的,柔软的女性。那是完全脱离性别因素,纯粹是作为一个人的优点和缺点,那很难让一个直男产生爱恋,掰弯一个小受搞不好能行。

    金钟炫第一次看我结,看到姜晨曦对金南骏笑成那样,一度怀疑姜晨曦演技能上天。姜晨曦听到金钟炫说,他从来不把自己当成女人,比起权至龙想象中应该发脾气的样子,更多是很满意,病友情商没有掉线,要是金钟炫这样都能喜欢她,那她就干脆把金钟炫打晕关起来,直到五年后放出来,反正也能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更好,海妖倒是没想到,一个任务目标还能辅助另一个任务目标完成任务,一举两得非常棒。权至龙不用自己动手,上赶着找虐简直太完美了,同崔胜贤一样,怪不得是同一个任务。

    全程围观诡异修罗场的姜晨曦,面对四个人时,一无所知装的特别给力,给力的还顺手又捅了权至龙一刀,严肃认真的告诉对方,不管金钟炫和她是什么关系,反正这里面没有他权至龙什么事,他和金钟炫有矛盾,自己无条件站病友。

    至于权至龙?他已经气疯了,气姜晨曦从头到尾完全无视他,气姜晨曦就这么笃定的为金钟炫说话,更气她直接就把金钟炫拉到身后的行为,他气姜晨曦把他踩在脚底下的恶劣,也气自己没出息,现在居然会生气!他应该不在乎才对!不管姜晨曦怎么样,他都应该同对方一样,把对方当空气!

    “你现在这个样子,是面对前辈的样子吗!”权至龙脸色冰冷,语气带着寒气,盯着姜晨曦“你真的以为,我对你心软,我就拿你没办法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姜胜允快速眨了眨眼睛,肩膀微动想要做什么,被金秦禹眼疾手快的拉到一边,他不知道姜胜允和姜晨曦是什么关系,他只知道他们没资格参与对方的矛盾,至少现在没资格,两边都得罪不起。

    金钟炫刚说了一个‘你’被姜晨曦捏着手,剩下的话硬吞了回去,看着姜晨曦,要是病友现在认怂了,他就打死她!

    姜晨曦当然不可能认怂,松开金钟炫的手,走到权至龙面前,勾起嘴角上下打量他“千万不要心软,不然我会以为你很没用。”说完直接转身对姜胜允他们挥手“走了。”背对权至龙,一步步往前走,不快不慢,不轻不重,走的稳稳的。

    姜晨曦走到第一个包间门边的时候,金钟炫干脆无视权至龙,让姜胜允他们过来,转身跟上。金秦禹前后看看不知道要怎么办,姜胜允则是一手压着他一起冲权至龙鞠躬,起身就要跟过去。转瞬被叫停。

    “我们加注。”怒火烧毁理智的时候,说出口的话就不经过大脑,权至龙现在就无脑,冲姜晨曦叫“你敢吗,无挑的赌约加注!”

    姜晨曦脚步一顿,金钟炫先回头“你是男人吗!”这个时候说赌约!

    权至龙咬了下唇,有些难堪,硬撑着吼他“和你有关系吗!”

    早前说过,现在是饭点,周围包间是满的,他们小声说话时,里面可能还听不见,权至龙含着怒气的吼声怎么可能听不见,姜晨曦边上包间的门直接打开,一个高中生打扮的少年好奇的探头,看到姜晨曦愣了一下,尖叫出声,转头又看到他们一群,眼睛都瞪大了,回头叫了一句“姐!权至龙!权至龙!权至龙!”。

    剑拔弩张的气氛一秒消失,姜晨曦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金钟炫快速上前,拉着她往前走,权至龙几乎像变脸一样,火气完全不见,在包间又冲出一个姑娘时,已经带上笑意。

    跟着权至龙他们过来,是担心他们会不会对姜晨曦说什么的姜胜允,现在觉得他是自己作死,按照这个套路,他担心什么姜晨曦啊,担心自己就行了,搞不好会被权至龙大卸八块!同样有这个想法的还有金秦禹,他到底为什么要听到这些!

    面对粉丝回归职业的爱豆权至龙,笑容温和的和粉丝们说抱歉,现在不能拍照,大厅里纯粹就是过来吃饭的东永裴,看到只有金钟炫和姜晨曦回来了,疑惑的问了一句,权至龙去哪了。

    金钟炫拿起桌上的钱包,丢下一句这顿他请,就准备走,表情硬邦邦的,看的东永裴很是茫然,连忙起身想要拦他,桌上的人三三两两的放下筷子,看他们的脸色,宋闵浩起身犹豫想问自家两个队友去哪了,又不敢。

    一个要走,一个想拦,姜晨曦扫了眼外面交头接耳指着这边的粉丝,干脆坐到桌边,敲了敲旁边的位置,让金钟炫坐“等权至龙回来,一次性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你傻么,在这里说什么!”金钟炫觉得病友智障,这边全是他们的人就算了,外面还都是粉丝,能说什么!

    姜晨曦斜了他一眼,转头今晚第一次同对面的三人说话,问站着的宋闵浩“你们和胜允是一队的?”

    三人相互看看,宋闵浩跪坐下来点点头“是,我们是一队的。”

    “胜允和金秦禹和我们走,你们先回去”姜晨曦也不管这句话有多奇怪,询问东永裴“我有事要带他们去工作室,哥要一起还是。。。”

    东永裴抬手让她先等下,低头拿钱包,掏出一张卡递给对面的宋闵浩,吩咐众人“你们吃完先回去,我们就先走了。”说着还冲金韩彬他们开了个玩笑“不要仗着人多欺负我的队员啊。”

    那么明显的转移话题,大家也都当自己是傻子,捧场的说不会,宋闵浩倒是想要问什么,被李胜勋拉住了,微微偏头让他往后看,走廊那边跟在权至龙身后回来的姜胜允他们,正低着头疑似被教训过的样子往这边走呢。

    东永裴也看到了,抬手对权至龙挥了挥,三两步走过去,搂着权至龙的肩膀,低声告诉他“钟炫他们要走,问我要不要一起,你们怎么了?”得到队友咬牙憋出来的一句‘没事’笑意微微收起,这是没事的状况?

    走到桌边的权至龙,拿起帽子卡在头上,半遮着脸,对组团起身的练习生们点点头,一句话不说转身往门外走,东永裴连忙拿起手机,笑着冲他们摆摆手,立刻跟上。

    金钟炫戴起帽子,很正式的对给他鞠躬的孩子们回礼,扫了眼低着头仿佛被吓到的姜胜允两人,丢下一句‘跟上’转头招呼姜晨曦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连续鞠躬三次的男孩子们以为得不到回礼,没想到姜晨曦被金钟炫按着后背,回了一礼,再坐下看他们往门外走的时候,桌上眼神飞的到处都是,金韩彬更是直接抓住宋闵浩的手,问他姜胜允他们去哪。宋闵浩比他更想直到这个问题,他现在更迷糊!而且姜晨曦为什么直接叫胜允?就算关系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变亲了,那也应该是胜允哥啊!

    门口蹲守的粉丝们,从玻璃窗看他们出来了,连忙往门口堵,走在最前面的权至龙连口罩都戴起来了,双手合十对他们鞠躬,说着抱歉让一让的话,这让打算好要签名合照的粉丝都往后退。

    跟在权至龙身后的东永裴,同样微微鞠躬道歉,说是堵在这里可能会给店家带来麻烦,签名合照可能不行,下次好不好。爱豆好言好语的时候,真爱粉都是无敌乖的存在,VIP自动后退,双子星和金钟炫的粉丝就露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被堵在门口没走掉,金钟炫和姜胜允一左一右护着姜晨曦出来的时候,双子星已经冷静准备远远的看着就好,倒是金钟炫拿下帽子和粉丝们鞠躬,说了声抱歉,几人汇合带着跟在不远处的粉丝往YG走。

    快走到公司大门时,心气不顺的权至龙刚想说金钟炫就不用进去了,姜晨曦和金钟炫直接拐弯往巷子里走,脚步顿了一下,转而发现东永裴也跟着拐弯了,白眼差点翻到后脑勺,却也只能憋屈的跟上。

    没什么存在感的姜胜允和金秦禹默默的跟在后面,四位大佬都不说话,他们就更不敢说话了。诡异的沉默一直到走到姜晨曦的工作室门口,权至龙看金钟炫要绕到后面去,直接停下脚步,下巴对着不远处一楼工作室的门说。

    “就去那,不想走了。”他倒要看看,这工作室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。

    金钟炫愣了一下,转头看姜晨曦,他其实不知道姜晨曦的工作室不让人进这回事,只是里面装修的太豪,怕被人看到说出去不好。但是身边的这些人无所谓,权至龙和东永裴不说,就算两个练习生,其中一个还是姜晨曦的家族,何况带他们回来本来就是警告他们不要乱说话的。

    姜晨曦更无所谓,直接带着他们按密码准备进门了,工作室不进人的规矩是流言,准确的说是误会,金南国和金元基都都是在门口接她,进工作室没必要。她就是单纯的不喜欢人多,而且也没人无聊的直接找她说要进她的工作室。

    以为会被拒绝都想好要怎么反驳的权至龙,现在一拳打在棉花上,看姜晨曦就这么开门了,憋屈的本来一路走过来都快要消气的想法,立刻又火了,不进人的地方,金钟炫一个眼神就谁都让进了?

    金钟炫?金钟炫压根不想搭理权至龙,他真的觉得对方有病。

    门开了,几人鱼贯而入,室内有什么早就介绍过,而对于第一次看到的人来说有多夸张,看一直安静装乖的姜胜允和金秦禹飞快的转着脑袋,左看右看相互戳对方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哪怕是见过市面的东永裴,看到一墙的耳机、吉他山和摆着各种乐器,还有一个金话筒的录音棚都说了一句“这地方是你一个人的?!”这堆加起来至少过亿吧,只是个工作室?

    金钟炫看了眼不说话的病友,很有主人翁精神的说了句“随便坐。”刚说完看着屋内只有两把椅子,尴尬的笑笑“你们想喝什么?”指着桌上的几瓶饮料,就这还是他早上买的,因为姜晨曦说不喜欢工作室东西太杂,不准搬冰箱和咖啡机进来。

    无视招待客人的病友,姜晨曦直接对权至龙问“你说要加注,你想赌什么?”

    边上的四个迅速回头,从进门开始脸色数次变化的权至龙,反问她“你不让人进来,就是因为这些东西?怕什么,怕被人知道你捐了全部家产之后,还这么有钱?还是怕被人知道,你也没有外界猜的那样,钱全捐了过凄惨的日子?”

    当初姜晨曦以手撕亲妈为开端,巨额捐款收尾的大戏,落幕时不少人都觉得姜晨曦傻,捐钱做慈善自然是好事,必须要夸奖,但是全捐了没必要啊,她平时难道不用生活么,何况她年纪轻轻正是需要钱的时候。

    双子星用他们养得起这样的纯粹粉丝言论,让不少人笑掉大牙,姜晨曦捐出去的钱,以她的粉丝数,八百年才能回来,这还是没有经纪公司抽成的情况。也因为这样,姜晨曦的国民好感度高是真的高,但是也被默认很穷,所有新闻都说全捐光了不是吗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时候权至龙这么说,搞得好像姜晨曦当初是弄假新闻一样,别说他们都是圈内人,新闻真真假假本来就说不清,就算是假新闻炒话题,他们也不是没干过,针对姜晨曦干什么。

    六个人里,唯一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的东永裴,轻声警告“至龙。”转身从桌边推着木转椅给姜晨曦,笑道“你先坐,他今天大概心情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东永裴一开口,权至龙就有些后悔了,可是姜晨曦用一句话,让他立刻就忘了后悔怎么写。

    “那是钟炫的。”姜晨曦走到调音台边上,抽出自己的椅子坐上去,看着权至龙“你的赌约和这个有关系?”

    权至龙上前两步,一脚想要踢开所谓的‘金钟炫椅’,被东永裴按着肩膀拦住,挣扎两下被按的更紧,瞪着队友“放开!”

    “你TM发什么疯!”东永裴低骂一句“好好说话!”

    姜胜允和金秦禹光速退到吉他山的边上,害怕被殃及池鱼,金钟炫早前也是憋了半天的,现在也气“不会说话就出去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!”

    “吵什么!金钟炫!你的规矩呢!”东永裴回头吼了后辈,再骂队友“还有你!要说什么就说,什么赌约,加注又是怎么回事!”按着权至龙,想要骂人,眼神扫到两个鹌鹑,略过家属问另一个“金秦禹,你说!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躲在角落依旧被殃及的金秦禹,眨巴着大眼睛,超级无辜,小声的开口,东永裴让他大点声,姜晨曦支着下巴看着金秦禹,突然开口“你笑着比较好看。”

    金钟炫“。。。”

    权至龙“。。。”

    东永裴转头怀疑自己听错。

    姜胜允“。。。”

    一串点点点代表他们有多无语,唯有金秦禹条件反射的扬起笑容“谢谢前辈。”刚说完被姜胜允手肘撞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连忙鞠躬“对不起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姜晨曦,你忘记吃药了!”金钟炫看着莫名其妙说什么好看的病友,怀疑她发病,要不然就是大脑缺氧!

    姜晨曦直接无视他,看着那边的两只小鹌鹑“我对发生了什么不感兴趣,你们去问胜允”招手让金秦禹过来。

    完全差别待遇让姜胜允怀疑自己一定不是家属,隔壁呆呆的用指着鼻尖和姜晨曦互动的队友才是家属吧。

    权至龙都被气笑了“干什么,之前无视我,现在还无视我,赌约呢,不敢了么!”他觉得姜晨曦就是故意的,只是之前是金钟炫,现在是金秦禹,两人的作用都一样,踩他的脸。

    确实是故意的姜晨曦转头“我还以为你们打算先说一遍故事,这样直接不是更好,你想要加注什么?”

    这倒是把权至龙问到了,低头沉默不说话。东永裴看了他一眼,往姜胜允那边走,问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金钟炫走到姜晨曦旁边,扶着她的椅背,看着权至龙等他的答案。

    站位变成了直角三角形,权至龙独自站在饮水机边,姜晨曦和金钟炫在不远处的调音台一坐一站,最远的也是唯一发出声音的三人站在吉他山的边上,权至龙沉默的时间变长,那边也解释的差不多了,金钟炫瞄了姜晨曦数次,瞄的姜晨曦终于抬头。

    “想说什么就说。”姜晨曦翘起腿靠在椅背上,从口袋里掏烟,指使病友“把桌上的烟灰缸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金钟炫默默的‘哦’了一声,绕过权至龙,乖乖的去拿烟灰缸,又绕过权至龙去墙边打开空调换气,再绕过权至龙把烟灰缸递给姜晨曦,第四次拿着杯子干脆站在权至龙边上给姜晨曦倒水送过去。

    东永裴边听姜胜允的话边皱眉,事实上两个人的对话,第三个人听到,再传到第四个人耳朵里,金秦禹这第五个人还在旁边偶尔补充一句,故事早就变样了,比如直接就是两男争一女的修罗场什么的,准确的说是四男,还有金南骏和崔胜贤。

    金南骏的名字出来不奇怪,虽然不是节目CP而是真实情侣,但是崔胜贤的名字出来就诡异了,东永裴僵着脸,看金钟炫一趟趟的弄这弄那,再看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权至龙,自觉两个队友都是傻逼,一个姑娘还争上了?而且人家姑娘还明显对你们没兴趣的时候?脑子呢?被吃了么?

    自认说了事实,事实上改编了一套故事的姜胜允和金秦禹退到一边,默默继续装鹌鹑,东永裴看着端茶递水站着的金钟炫,喝茶抽烟坐着的姜晨曦,也是很无语,无奈的咳嗽一声,除了依旧低着头不说话的权至龙,那边的管家和小姐倒是看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差不多知道了,也没什么可说的,今天。。。今天就先这样吧,至龙我带走,剩下的事情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要走了。”权至龙沉声打断他的话,走到‘金钟炫椅’旁边,干脆的坐下去,转动椅子看着一站一坐的两人,冷笑“我想好赌约了,可是我怕你不敢。”

    东永裴不满了“至龙!”这个时候还说什么赌约。

    姜晨曦抽着烟不说话,金钟炫假笑“前辈不会说什么,输了分手还是谈恋爱的话吧,那可真的太有想法了。”不要脸到顶点!

    “这件事和你没关系,你硬要掺合,真的知道什么叫前辈吗。”权至龙学着姜晨曦的样子,翘起腿靠在椅背上,掏出烟点燃,看着姜晨曦“你怎么说,敢赌么?”

    东永裴看了打算硬杠的权至龙一眼,纠结的长叹一声,走到他旁边,站定看着对面的两人,好吧,如果权至龙一定要作的话,他当然是兄弟这边的。可是,他真的觉得这很二啊,你们这帮人三岁吗?

    姜晨曦弹着烟灰,半垂着眼睑,她想要的可不是冷静下来的人,带着智商怎么能说出让自己后悔的话呢,当然是怒火中烧才能烧毁理智,轻声开口“赌约没问题,不过,有一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,你要给钟炫道歉。”姜晨曦缓缓的笑开,看着坐直了的权至龙,笑的十分有礼貌“我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,我也不关心,但是,你让这个白痴那么生气的话,那一定是你做错了,先道歉。”

    金钟炫愣了一下“你说谁是白痴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你,这里还有智商更底的?”姜晨曦左右看看,抬头看着他“就你最蠢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想要”金钟炫作势要动手打他。

    这种戏码不管见几次,永远没办法忍的权至龙,突然从椅子上跳起来,暴怒“别TM给脸不要!”

    “坐下!”东永裴一掌打在权至龙的肩膀上,直接把他拍回去了,卡着他的肩膀吼“闭嘴!安静点!”转头看着姜晨曦,仔细的打量她“你的规矩真的要好好学,别说至龙没做错,就是他真的做错了,金钟炫也得不到一声道歉,他没资格。”

    四个人里,唯二智商在线的,一个姜晨曦,另一个就是东永裴,他觉得场面有点不对劲,姜晨曦是故意的?为什么?故意惹权至龙生气?对她有什么好处?算了,这个不重要,先按住脑残队友解决问题再说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算认识不少时间,你叫我一声哥哥,我当你是妹妹,我们不止同公司,还是一个经纪人,闹的太难看对谁都不好。”东永裴听到权至龙叫,又大力打了他一巴掌让他安静点。

    “节目上的赌约,你们拍都拍了,那就玩玩,现在再说什么加注的话,你真的以为你会赢?”东永裴认真的看着姜晨曦,颇有点劝说的意思“你别以为综艺的套路是反转,节目组就会给你优待,就算是为了证明专业性,你也不可能赢。”

    “说句难听的,这赌约一开始就定了赢家,无挑要是让你赢了,他们的公正性就要被质疑,音乐分不出高下的,观众更听不出来谁好谁坏,他们只看名气。哪怕你的音乐更让嘉宾们喜欢也没用,就凭你的资历,你赢了,观众就会叫黑幕。”

    “综艺的反转会带来收视率没错,但是节目组不会让节目受到质疑,他们不会管你和至龙谁更好,他们更在乎节目。歌谣祭的重点是所有人,不是你们两个,一个赌约最多占十几分钟的份量,你搞这么多事没有意义。”

    东永裴的这番话是想让两人都冷静下来,但是姜晨曦的态度连他都有些不喜欢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,按照你说的,我一定会输。”姜晨曦笑了一下,灭了手里的烟,拿着烟灰缸把玩,扫了眼又安静下来的权至龙,专心看着手上的小天鹅“那他做的事情算什么,乘火打劫?还是更恶心的?”站起身随意的拍了拍身上的烟灰,轻笑“啊,我忘记了,你的底线一直都很低,对吗?”

    爆发的权至龙直接掀翻了东永裴,一把推开人,眼睛充血爆红, “我就是底线底,我就是乘火打劫,我就是恶心,我还能更恶心!你要是输了,直接退圈!敢吗!” 口不择言的愤怒下,是不敢表露的委屈和受伤,她怎么能这么说!

    金钟炫大叫“呀!”

    “权至龙!”东永裴生气了。

    ‘碰!’的一声巨响,怒吼的两人整齐的抖了一下,权至龙直接愣住,缩在一边装鹌鹑的更是差点抱在一起,吓的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姜晨曦动了下手腕“抱歉,手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病啊!”金钟炫一把拽她回来,地上全是陶瓷烟灰缸的玻璃渣“砸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拽了一下抽回手的姜晨曦,推开金钟炫,让他别碍事,抬脚往权至龙的方向走,五米,四米,权至龙不自觉的退了一步,东永裴连忙上前要挡,又被队友大力推开,自己也往前。

    三米

    两米

    一米

    50公分

    两边站定,东永裴和金钟炫对视一眼自然的错开,姜胜允和金秦禹用力的抓着对方的手,空气里的紧张感都要冒火了,姜晨曦凑近权至龙,一把抓住他的衣领。

    权至龙瞪圆了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人,心脏都要从胸腔跳出来了,嘴巴一张一合说不出话来,眼睁睁看着她越靠越进,越靠越近,近的姜胜允低声尖叫,近的金秦禹咬紧嘴巴,近的东永裴默默歪头,近的金钟炫翻了白眼。

    近的,姜晨曦用只有权至龙能听到的声音,贴着他的唇瓣,轻轻的,带着甜蜜的微笑告诉他。

    “你的喜欢,恶心的我想吐。”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