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>

大明文魁_ 第一百零三章 赴考(第二更)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4-28 18:50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幸福来敲门小说大明文魁 第一百零三章 赴考(第二更)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当下林延潮,林延寿二人走路从家里出发,到了县衙的衙前街,早有不少从各乡各村来的士子,准备入县衙报名了。

    林延潮与林延寿,先去县衙旁的茶寮,林诚义早在里面坐着。林延潮将林延寿给的礼钱给林诚义,林诚义当下道:“为师眼下哪里缺这些钱。”当下不收。

    林诚义道:“这一次我具保五人另外三人,为师也没收一文钱……等等他们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林延潮朝茶寮外看去,顿时喜道:“忠书,豪远,哦,这位是归贺兄。”

    侯忠书,张豪远二人见到林延潮都是激动的,搀住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侯忠书哭道:“延潮,你可想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张豪远斥道:“哭哭啼啼作什么,被人笑话。”

    林延潮见到侯忠书,张豪远二人也是有几分激动,忍不住眼眶也是微微红了。

    一旁的林诚义见了不由抚须,心道我这位徒儿也是个性情中人啊。

    林延潮与侯忠书,张豪远二人相厚,而张归贺则在一旁冷眼旁观道:“延潮兄,你这一年去濂江书院读书,不知读出什么名堂来,这一次我们再分个高低如何?”

    林延潮笑了笑,他觉得张归贺如此,还是比余子游可爱多了当下道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林诚义板起脸道:“好了,别磨蹭了,我们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出了茶寮,但见县衙门前已是排起了长长的队伍,衙役们在外维持秩序。

    林诚义领着他们直越过那些互结保单考生,进入县衙的中门,衙役们见了林诚义身上代表秀才身份的襕衫,都是不敢阻拦。

    众人到了县衙仪门上,林诚义直接拿了一张名帖给了小吏,上附‘治下门生林诚义’数字。

    小吏不敢怠慢,请林诚义入内,林延潮他们等了片刻,当下就有一名小吏领他们到一房里备录,询问他们三代中是否有人从事娼,优,皂,隶,以及贱民之列,还有其他。

    备录有一项是年庚,也称作试年。

    试年,士子都是自己报的,按照当时崇尚神童的风气,大家都会少算两岁,在清朝有个礼部尚书是遗腹子,其父为国捐躯,后他当了大官,同乡为给其母请孝节牌坊。有个小吏与他说,这不行啊,太老爷是某年阵殁的,太夫人某年生老爷,老爷今年该是几岁,可老爷当初你在县里报考时,少报了两岁啊。这样太夫人生老爷你,就在太老爷去世后两年之后了。

    礼部尚书当时听了,估计是满头黑线。

    林延潮听得这故事后,决定不在这事上弄虚作假,该几岁就几岁,流程走完后,小吏领他们到一旁屋里领了考牌并签字用印,还用一张纸写了五人相貌特征,贴在考牌之后,这张纸称为浮票,最后每人再交了一百文常例钱就完了。

    林诚义领完弟子,就去访友去了,他明年乡试,眼下也是要交游会友的。

    林延潮与几位同窗走了出来,当下问道:“你们现在住在哪里?”

    侯忠书垂头道:“县城客栈太贵,我住不起,待等到临考前几天,我再来住。”

    张豪远斥道:“胡说什么,那时候县城里的客栈都住满了人,你能睡到柴房,就算烧高香了,早叫你和我一起住了。”

    侯忠书道:“你那客栈二两银子一个月,谁住的起啊?”

    张归贺冷笑道:“我在城里有亲戚家住,不与你们啰嗦了,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张归贺走后,林延潮想起当初在社学时,与侯忠书二人一起煮饭,一起吃蟛蜞酱拌饭的日子道:“忠书,豪远,你们跟我一起,住我家里好了,大家每日一起切磋学问,岂不快哉。”

    侯忠书欢呼道:“太好了,延潮,你在城里买房子拉?”

    张豪远也是笑着道:“太好了,能与延潮一起读书,我们求之不得。”

    当下侯忠书,张豪远,到了林延潮的家里,都是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侯忠书刘姥姥进大观园般道:“延潮,你家里,就算是皇宫也不过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林延潮道:“忠书,你说话夸张了哈。”

    张豪远道:“好,还是城里人好。延潮,你提早把房子买在城里,免去了你我挤客栈之苦,还真有先见之明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正好林浅浅走了出来,侯忠书,张豪远一并异口同声地道:“嫂子!”

    林浅浅又羞又怒道:“延潮,你怎么把他们俩个蠢货领进家里来了,看我不把他们打出去。”

    两人齐声道:“别,别。我们赔罪,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林浅浅这才神色稍温,林延潮笑着道:“浅浅,县试前他们先住我们这,前院还有两间厢房,收拾来住吧。”

    林浅浅点点头道:“好,不过他们房租免了,但饭钱不能免哦。”

    侯忠书,张豪远二人一并道:“这是当然,当然。省了我们二两住客栈的钱,就感激不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要自己洗衣服,整理被褥哦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当然。”

    林浅浅笑了笑,当下去收拾屋子。林家本来要请下人来的,不过大娘和浅浅都不答允,于是前院两间厢房就一直空着。

    住下后也林延潮每日与三人读书,也会抽空与他们讲一些自己读书的心得。一个月温书备考的时间很快过了,终于到了赴考了一日。

    城中鼓楼上更鼓敲响。

    林延潮也是朦朦胧胧地睁开了眼睛,从床上坐起身子,看在枕旁放着赴考穿得冠服,而在楼对面的厨房里却亮着灯火,隐隐传来锅鼎碰撞的声音。

    林延潮穿上衣裳,朝窗外看去这还是四更天的光景,黛瓦白墙还笼罩在浓浓夜色之中。

    知道今天是去参加县试的日子,林延潮一件一件穿起了冠服,然后走到楼下。

    林浅浅大概是听见下楼声,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拿手擦了下围裙道:“潮哥,你等一下,早饭马上就好。”说完又急匆匆地跑了进去。

    厨房里大娘,也对一旁堂里北屋里喊道:“延寿,延寿,快起来了,不然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声音懒洋洋地答道:“知道了娘。”

    林延潮走到前院,但见侯忠书,张豪远二人都是顶着一个熊猫眼,一看就知一晚上没睡好。

    一旁林延寿也是进来,见了二人笑道:“果然不是做大事的人,将来府试,院试怎么办?你看我昨晚就睡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林延寿这么说,侯忠书,张豪远顿没什么好气,一旁大娘端着桌子出来笑着道:“那是,我家寿囝天生就是做官的命,这一次一定高中案首呢?”

    侯忠书,张豪远都是摇了摇头,林延潮宽慰道:“没什么,这一晚其他人士子,肯定也都睡不好。”

    张豪远问道:“延潮,怎么看你一副睡得很好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林延潮心道,我能说我上辈子大考小考,早经历了无数次吗?考过的卷子,比你们平日练习的卷子还多。

    接着大娘,林浅浅端着菜出来,四人围在一桌吃饭。林浅浅大娘不到三更准备饭食,桌上有馒头,稻米粥,酱菜,卤肉,一筐水煮鸡蛋。

    大家都大吃大喝起来,林浅浅在一旁给林延潮剥鸡蛋,并提醒道:“少喝点粥,以免考场里三急不便。”

    “嗯,说的是。”林延潮放下粥,拿起一块馒头,也赞林浅浅细心。弄得侯忠书,张豪远一脸嫉妒。

    而林延寿在一旁不断打着鸡蛋,这颗鸡蛋剥开一半,看了蛋心,又去掰另一颗,一旁侯忠书道:“大少爷,不是你这样搞的,你都剥了,我们吃啥?”

    林延寿已是剥了五六颗了,当下掉眼泪起来道:“不行,不行,这么多蛋都没有溏心的。”

    张豪远笑道:“大少爷,吃了溏心鸡蛋,就能高中的话,你也真信啊!哈哈!”

    “我就信,我就信!”林延寿耍赖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巷口那响起铃铛声,林延潮道:“马车到了,大家别吃了,走吧!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吃饱呢?”侯忠书道。

    林延潮道:“把馒头鸡蛋都带上,咱们路上吃,考场上也备一些。”

    大娘道:“不用,吃食的篮子,都给你们备上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提起了长耳考篮,书袋。林延潮道:“看一下你们考牌都带了吗?别到时候回来找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脸紧张地往书袋里找了一阵,然后如释重负地道:“带了,带了。”

    林延潮点了点头,当下推开门,衕里是黑洞洞,此刻夜正深沉,只有巷口那有一些灯火的微光。

    林延潮举着灯笼出来,烛光一步一步驱散了衕里黑暗,待走到马车前,回头看向家门口,但见林浅浅手提着灯笼立在那,垫着脚尖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这一刻,林延潮觉得考试离得他很远很远,不必焦虑,不必着急,只需放手去考就好了。

    家里有个小萝莉正等着他回来!

    PS:明天上架,会有三更这样的,到时候向大家求一下订阅,喜欢这本书的朋友们支持一下吧,本书能如何就看你们的了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