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>

我的弓箭带八倍镜_ 第三百一十七章杀死他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6-09 16:11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九指狂人小说我的弓箭带八倍镜 第三百一十七章杀死他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等待那个巨大的金属枪械,整个齿轮,快速切换咬合旋转之后,那由最开始的重炮状态,直接变成了重机枪,而楚沉直接,将这个巨大的重机枪,往那利剑般的巨船,黑暗甲板上,狠狠的一架!

    机械爪钩,瞬间将地面上的甲板,全部死死的抓牢,卡扣到里面,而这时那整片甲板。

    楚沉,放置那重机枪的位置,甲板表层,竟然上面布满了一片巨大的裂痕,随后楚沉,就借着这重机枪的固定力,将那枪口直接对准了,那天空中朝自己扑来的背后有一对黑色乌鸦翅膀的白衣瘦弱男子,开火。突突突!

    伴随着,如同暴雨的声音!

    那重机枪赫然吐出一缕火蛇来,无数炙热,带着火光的子弹,直接在空气中高速旋转,然后朝那个白衣瘦弱男子,冲袭杀戮而去,而这时,之前那个白衣瘦弱男子,他的右翅膀在之前,那两个炮弹在空中猛然相接轨,爆炸产生的炙热冲击波中直接变得的黑暗残破无比了。

    他明显受了伤,那个白衣守卫,男子,他的口中,一口气直接喷出一口污血了,可能那他用黑暗力量凝结的乌鸦,黑羽翅膀,在楚沉的炮火攻击中,确确实实受了不小的伤害,而那炮火对他来说可是重创,那翅膀对他来讲就近乎于本命一般的凝结精华,那可是代表了他全部黑暗力量的象征和替代品。

    这时,那个白衣瘦弱男子,它的翅膀变得残破受伤之后,他的眼中,也明显闪过一次,比之前更猛烈的暴怒,如同杀机在其中不断的涌动闪现着。

    他,现在只想把眼前那个,能给自己带来巨大威胁和伤害的楚沉,狠狠地杀死或者是碾死,将他千刀万剐,直接整个人的身躯,支离破碎,把楚沉。

    他太想了,他的内心,却在渴望着这个伟大的征程,或者说可以成为理想的替代物。

    而这时,楚沉切换成重机枪的那个机械金属装置,无数子弹直接朝白衣瘦弱男子扑杀来,就在此刻,那个白衣瘦弱男子,他手中赫然出现了两把残破的斧头,随后他挥动着,那两把残破的斧头,抵挡在身前。

    直接将在空气中,朝他不断扑来的那些子弹,全部挥击落地,。

    在落地之后,那子弹发出清脆的黄铜弹壳落地声音,而这时楚沉的脚底下,已经堆了一小堆黄铜弹壳,那弹壳打完之后,不断从那重机枪的卡簧位置弹射出来,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而由于楚沉手中重机枪机械装置,直接安装在了那甲板上,为的就是承受了,无与伦比的持久冲击力,如果楚沉单单的直接,将那重机枪提起来的话,那么他很容易,受到那持续重机枪的子弹喷射冲击力,而造成肩膀脱臼,所以说,楚沉直接将那重机枪固定在了甲板上……

    然后,对着那个白衣瘦弱的男子,进行猛烈的火力压制和攻击,自己几千发,几千发的子弹,一口气倾泻打出去,只为将那家伙狠狠的撕成碎片,但是那白衣瘦弱的男子,他身上诡秘的力量,确实恐怖,一般的手段,对他根本就没用。

    ,即使,这种放在现实世界里,也是大杀器的热武器,那可是现代化军事,凝聚最强悍的存在,就算放在那种遥远的蒸汽机械年代,也是那种最强悍的穿透性的武器!

    那黄铜子弹炙热暴雨,直接出动射击向那个白衣瘦弱男子,而这时,那个白衣瘦的男子,他单凭手中那两把残破的拴着铁链的斧头,去挥舞的抵挡,根本无法彻彻低低,将那些黄铜子弹斩落下来,。

    而这时,那个白衣瘦弱男子,他身后的那两只残破的翅膀猛然合拢,他随后就直接双臂交叉,将手中的那残破的斧头,一下子成交叉的形状!

    然后,挡在了自己的胸前,头低了下去,身后的那两只黑暗翅膀,合拢挡在了身前,而那翅膀上面,不断流动着黑暗,如同旗帜一般的物质,硬生生的抵挡了,楚沉,那种疯狂炙热的子弹暴雨,……

    而那些,黄铜子弹,却不能再在那个白衣瘦弱男子身上前进一分,打进它的血肉给他皮肤骨骼造成伤害……

    而那家伙不断,朝楚沉降落下来,它一点点的朝楚沉逼,近着,逼近着,距离不断拉近。

    而楚沉,这时也猛然疯狂暴怒,甚至可以说是黑化!

    ,只见楚沉口中,也怒吼一声,脖子上的青筋全部突起,随后楚沉一把,手臂剧烈用力,直接硬生生的,将那甲板上,固定着的重机枪,狠狠地给提了起来,还将甲板上的一部分,全部扯裂撕破……

    产生了一道一道巨大的裂口和缝隙。

    随后楚沉,直接硬生生,一个人手里抱着那巨大的重机枪,然后一步步朝,那个即将朝自己落下来的白衣瘦弱男子,合拢黑暗残破旗帜翅膀的家伙!不断走了过去,一步一步如同巨人的脚步,而手中的重机枪!

    依然没有停下火力攻击,只是继续如狂风暴雨,那样。

    黄铜子弹不断朝那个白衣瘦弱男子扑杀而去,而这时楚沉,继续往前走着,他每走一步,身后都会留下一条打完的黄铜子弹弹壳的痕迹,这是终于,那个白衣瘦弱男子他身上那种黑暗残破翅膀,合拢,然后朝出生的距离不断逼近,逼近再逼近!

    两人的距离,终于到达顶峰,楚沉这时,直接手中的重机枪枪口,差不多已经快直接,抵到那个白衣瘦弱男子,他的那黑暗翅膀上,然后开火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楚沉直接一甩手中的那个机械装置,然后重机枪,在一瞬间被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楚沉,这时,一把拔出了背后的长剑,整个人如同凌空跃起那样,狠狠地直朝,那个白衣瘦弱男子扑去,而这是那个白衣瘦弱男子,他的身后,那合拢挡在胸前,那一对残破黑夜,翅膀一下子张开,!

    如同凌空张开,迎风鼓动的巨大黑色古老船帆那般!

    而这时那个白衣瘦弱男子,他本来交叉在胸前的两把,拴着铁链的残破斧头,这时一下子挥动下来,那个白衣瘦弱的男子怒吼着,如同野兽那般。……

    楚沉这时,他也整个人,进入了某种巅峰和疯狂的状态,随后,。

    楚沉自己直接挥动手中的长剑,狠狠的朝那个白衣瘦弱男子,斩杀而去!

    而那个白衣瘦弱男子,他也猛然挥动,从背后拔出的两把巨大残破斧头,朝楚沉,砍杀而来。

    两人就是抱着一种,这样不死不休的拼杀状态,然后在那一刻,楚沉手中的古老长剑,那个白衣瘦弱男子,他手中的黑暗巨大残破斧刃,狠狠撞击在一块!

    两把古老的冷兵器砰的一声撞击出最灿烂,辉煌,耀眼的火花来!

    随后楚沉,直接狠狠地在一次挥动手中的长剑,与那个长着残破翅膀的白衣瘦弱男子,开始在空中激战起来!

    楚沉每一次落地,脚都会再一次狠狠的踩在那个利剑巨船的甲板上,然后再一次整个人,猛然弹跳跃起。

    随后直接冲向那个半空中!

    也朝自己,飞快降落袭杀而来的白衣瘦弱男子,手中的长剑每每与他手中的巨大残破斧头,相撞击!

    此刻,谁都没有给谁的身躯,造成直接性的武器切割伤害,而这时,楚沉一边挥动着手中的长剑,不断斩落着,朝他的身上一下一下,尽量角度刁钻,瞄准到位。

    而这是楚沉,怎么会单凭力量跟那个白衣瘦弱男子拼呢?

    楚沉一边挥动手中长剑,跟上那个白衣瘦弱男子家伙,攻击的时候,一边直接,将手中的机械装置切换出来,然后变成重机枪身躯内的黑暗力量,一下子火力不停,朝那个白衣兽的男子攻击而去!

    这导致,那个白衣瘦弱男子,他的内心逐渐窝火无比,没想到,竟然被楚沉,这样压制了!

    而楚沉,一手是长剑,一手重机枪,让那个白衣瘦弱男子,很是难以防备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他掉以轻心了,楚沉手中紧握的长剑,一下子,挥动他手中的巨斧!

    本来抵挡的,,然后楚沉剑走偏锋,一下子横向的斩落下来!

    直接,晃了一个虚招,而那个白衣瘦弱的男子,没有直接撞击挡住,楚沉手中的长剑,一下子穿透了,那个白衣少女男子,他背后的那一对儿残破的……那白衣瘦弱男子,他背后的那对翅膀之后……

    随即,楚沉手中的长剑,顺势直接切割了下来。

    楚沉怒吼一声,满脸狰狞愤怒,如同燃烧的荆棘那样,为自己已经使出了全身的力量,随后,楚沉手中那长剑直接,刺穿那个白衣瘦弱男子,他背后翅膀!

    继而,那黑铁锋利长剑,硬生生直接在那个白衣瘦弱男子家伙翅膀上,切割划出一道上线到下来,随后,那个白衣瘦弱男子的黑暗翅膀,直接被撕裂分割。!

    这一下,可彻彻底底的残破旗帜那般了……虽然之前也就很像那种黑暗残破旗帜。。。。

    破破烂烂,如一块儿老旧腐蚀已久的巨船的风帆一样,被埋在土壤里,或者在咸腥的重盐度海水里侵蚀了很久……

    在那个白衣瘦弱男子,他身后的那一对,黑暗翅膀被彻底楚沉手中的长剑切割撕裂之后,他猛然喉咙里,发出一声怒吼,最后整个人,就如同被抽去精神气那样……

    而,楚沉,这时,一下子将手中的那个机械装置,变成重机枪状态,然后枪口,直接,硬生生地一下子顺着,那个白衣瘦弱,男子他身后被斩裂的伤口,塞进了那个白衣瘦弱男子的背后……

    随即,直接扣动扳机开枪,伴随着在一阵突突突的声音,那重机枪,机械齿轮零部件高速运转,咬合着,随后无数子弹直接从枪口喷出!

    枪口在一瞬间被加热烧红,最后那一些黄铜子弹,直接,如同冲击钻被,猛然炸裂形成,高速旋转的锋利金属碎片一样!

    而那个白衣瘦弱男子,他背后的是。巨大破裂伤口,袭射杀戮出去,打在了他的血肉内部包裹的脊骨上。

    这时那个白衣瘦弱男子,他的口中发出了惨绝仁寰,铺天盖地的痛苦嚎叫声音。

    紧接着,楚沉迅速又再一次,等到那个重机枪,它的热能积聚到一定程度之后,自己保证那重机枪,不会炸膛!

    然后,楚沉再一次,将那机械装置收起来,接着手一转,那把长剑再一次,被楚沉握在了手中,长剑再一次,刺入了那个白衣瘦弱男子,他肩膀的那一对黑暗翅膀内。

    随后楚沉,紧握着手中的那长剑,二技能猛然开启!两把长剑合成为一把巨刃,而这一切进行过程,都是在楚沉手中的长剑刺入那个白衣瘦弱男子,他的背后那对骨骼组织的黑暗翅膀内进行的……可想而知那种疼痛是如何的,在那二技能开启长剑,迅速变巨刃的那一刻,那个白衣瘦弱男子他身躯上的背后,翅膀伤口被一瞬间撑开,等于是被强行的巨大浩瀚力量给一次性的徒手撕碎那般……

    ,当然对于楚沉这个心狠手辣的家伙来说,既然那个白衣男子把自己惹毛了,那就别怪自己对他手底下不留情面!

    想到这楚沉手中的紧握的巨剑就使劲用力,沿着,那破裂的,巨大黑暗翅膀,伤口往下使劲一切割,直接硬生生的就用手中的那长剑,把那个白衣瘦弱男子,他背后的那一对黑色乌鸦残破翅膀,给狠狠的给切了下来!

    对,没错就是切了下来,而那个白衣瘦弱男子,之前被楚沉手中机械装置变换的重机枪枪口,对准他体内的巨大。伤痕创口。

    然后子弹,直接顺着他的血肉滚了进去,就如同利剑那样,在其中不停的搅动,直接击打在他的骨骼上,在那一刻,那个白衣瘦弱男子,他浑身疼到一直在颤抖,而这时楚沉,在好不容易将,那机械装置变成了重机枪,因为那重机枪,持续的射击,导致枪膛内部急剧的热量,不断增多,再打的话就会炸膛,所以说,楚沉不得不停了下来,所以也就将枪口,从他身体内的伤口里面,拿出来……

    之后,那个白衣瘦弱男子。

    本来,以为他能松一口气,结果没有想到,楚沉直接硬生生,凭借着手中的那两把长剑,将他背后的那对翅膀,给切了下来……

    而那被楚沉,切下来的两只翅膀,如同纸片一样轻飘飘的,往下坠落,直接还未在掉落到海面上,之前,就画成了一堆飘散的灰烬……

    然后,看样子彻彻底底的消失,而这是那个白衣瘦弱男子那家伙,在他身后,翅膀被切下来的巨大伤口里面,却冒出如同血液一般的黑暗力量……可能那也不光是黑暗力量吧,甚至可以说是血液与黑夜力量,同时交融的结合,然后一块儿顺着那如同破裂的巨大闸口一样的,被切下来的翅膀,两个畸形扭曲的伤口喷涌出来,如同瀑布,水柱那样。

    滚滚而来,从天空中直直的往下坠落,飘散,泼洒……。。。

    终于那个白衣瘦弱,男子他的嘴里,再一次,爆发出一种无比猛烈的惨痛呼叫声,那种叫声,好像把他整个喉咙,在一瞬间。

    全部破碎撕裂那样,而产生的极其隐含,巨大痛苦的,如同所有冰冷的阴影,化为某种杀戮和血腥,在一瞬间,沿着它内部,所有的骨骼血肉开始游走,在那一刻摧毁了,他的五脏六腑,在心脏的边缘一下一下,拿最精致尖锐的薄而锋锐的手术刀切下来……

    下来变成一小片一小片的那种……

    在失去那一对翅膀之后,那个白衣瘦弱男子,瞬间元气大伤那样,直接一头坠了下来,这时那个白衣瘦弱男子,他平时能够以及巨大的残暴斧头,也狠狠的劈在了,楚沉的胸口上,。。

    而楚沉就跟那个白衣瘦弱男子,一同坠落下来,狠狠的摔到了那利剑巨船的甲板上,而这时旁边的那一群高贵的黑纱小姐以及木北辰,还有那群黑西装绅士,他们都以错愕的目光,看着楚沉和那个,白衣瘦弱男子硬生生的两人,以那种真正单挑匹马的姿态互相浴血奋战了,这么一场之后!,

    那个白衣瘦弱男子竟然整个人失去了之前的那般光鲜亮丽,变得狼狈不堪,狠狠地摔在这一块利剑巨船甲板上,明明之前,那个坐在巨龙脊背上威风凛凛的白衣瘦弱男子,却被楚沉在专瞬间,就搞成了这样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……

    不得不说,要论心狠手辣的程度,在成的每一个人能比得上眼前的楚沉这个家伙,确实也不愧是,他在现实世界中活了这么久的老狐狸,不知有老狐狸的奸诈,还有老狐狸那种真正的混世的狠毒!

    毕竟楚沉,他最开始,就是在北城那一块混得,而北城那边主要分布的是什么样的人呢?如果说拿龙蛇混杂,这样的成语来形容,都有点美化北城城区。

    那里可是,一群真正十足衣冠禽兽,但是楚沉却是能真正管理着成为这一群衣冠禽兽,他们真正统领那种不敢取谋权篡位的老大身份,所以说至于楚沉身上有什么样的本领,自然不言而喻……

    而,楚沉自始到终,心里很明白一点,就是如果对敌人仁义就是对自己的残忍,这一点向来都是不变的,无论是跟最开始的那句先下手为强一样的道理都是万古不变的,箴言里面隐藏的真谛,可是前所未有的奇妙有趣意味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最后被击中胸口的楚沉  ,也倒在一边,如同死亡那样一动不动了,这时木北辰跟那一群高贵的黑纱小姐,黑西装绅士赶忙跑过来!

    木北辰伸手试了试楚沉的鼻息,这家伙还呼吸着!

    当时出木北城,激动的整个人差点眼泪都下来了,楚沉竟然没有死在那一场战斗中,但是楚沉此刻却极其虚弱,他的胸口上有一个破裂的巨大伤口……

    这时,木北辰回头对着那一群。黑西装绅士,黑纱小姐吼道,“拿医药箱来,他急需要输血,……”

    木北辰已经明显感觉到了楚沉这边他身体上的巨大伤口,血液流出来,已经让他失血过多而昏迷了。

    那群黑纱,高贵小姐,还有黑西装绅士,他们也已经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性了。

    而此刻的木北辰,他已经满心,都是地下躺着的,那身躯上有一个破大裂口楚沉……

    接着,很快一个老式的医药箱就送了过来!

    而木北辰看着,地下昏迷的楚沉,此刻他也没有心情管之前旁边摔下来的那个白衣瘦弱的男子,现在是什么状况了。

    自己没有在乎她的口中,他是什么凄厉无比的惨叫,而木北辰,唯一明白的一点就是,那个白衣瘦弱男子,他从空中一下子摔下来之后,就有最开始的那种极其痛苦的惨叫,变成了一下的死寂,哑口无言,口中再也没有说出一句话,也没有再发出一次声音,一切气氛就像是坟墓那样……

    木北辰知道自己的血型跟楚沉一样,于是木北辰毫不犹豫,直接挽起自己手臂上的袖子,随后就,只见在那个黑纱小姐,送来的老式金属医药箱里,翻来翻去,找到了一节输血塑胶管。

    然后,木北辰将那锋利尖锐的金属针头,直接刺入了自己的手中手臂动脉!

    另一端。,扎进了,楚沉手臂上的青色血管……

    给楚沉整个人输血……

    在进行,在一顿忙活之后,大概十几分钟的样子,然后木北辰,给楚沉输完血。

    楚沉这时的脸色,才逐渐恢复过来,然后逐渐缓缓的睁开了眼睛,当看到楚沉……睁开眼睛之后,木北辰,直接兴奋的大叫一声。。。。

    而楚沉这时也摸了摸有些发懵的脑袋,自己木北辰,那孙子大声一叫,给吓了一跳,但是当楚沉,看到扎在木北辰手臂上的那个针头,还有连接着自己手臂血管的那根透明柔软输液管的时候,楚沉的心窝子,不由一暖。

    随后使劲拍了拍,木北辰的肩膀,口中倒是没说什么,但是心里默默的念了一句,好兄弟。。

    而木北辰,在楚沉的这大力一拍下,肩膀一缩,不由得疼得咧了咧嘴,但是随后还,是一下子笑了,很单纯,孩子那样的笑容……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